女怕嫁错郎,男怕入错行

【女怕嫁错郎,男怕入错行,专业怕选错方向】

想起数年前我被华尔街 VC 在 due diligence 阶段请去鉴定一家做WSD的技术公司(名字就不提了),这家公司声称解决WSD (Word Sense Disambiguation)有独到的技术,可以用来支持下一代搜索引擎,超越Google,因此吸引了华尔街投资家的注意。他们在白皮书中说得天花乱坠,WSD 是语言技术的皇冠,谁摘下了这颗皇冠,就掌握了核武器可以无坚不摧:这些脱离实际的空谈乍听起来很有理由,很能迷惑人。

可我是业内“达人”(开玩笑啦),不吃这一套。我给出的鉴定基本是否定性的,断定为极高风险,不建议投资:他们的demo系统也许确实做出了比其他系统更好的WSD结果(存疑,我 interview 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其实并没有做真正的业内系统的 apple-to-apple 比较),但是即便如此,其 scale up、适应不同domain 并得到实用,是几乎不可能的。我的小组以前做过WSD研究,也发表过 state-of-the-art 的结果和论文,知道这不是好吃的果子,也知道这是研究性强实用性弱的题目。我投票枪毙了这项风险投资。(如果是国家科学基金,WSD 当然是可以立项的。)

需要说明一句:枪毙技术投资的事情是不能轻易做的。大家都是技术人,都指望凭着技术和资金去改造世界,成就一番事业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今天我枪毙了他的技术投资项目,明天我要创业,说动了资本家后,是绝对不希望也被同仁给毙了。人同此心。本来就是风险投资嘛,资本家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,他们打10枪只要中了一次,就不算亏本买卖了。要允许技术带有风险,要允许技术人“忽悠”资本家(他们大多是只听得懂“忽悠”型话语方式的人,真的,行内的“规矩”了,想不忽悠都不成),作为技术人要鼓励资本家拥抱风险。尽管如此,那次枪毙 WSD 我觉得做得很坦然,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 工业上 WSD 在可见的将来完全没有前途是注定的事情,用脚后跟都可以明白的事情,没有丝毫袒护的空间。这根本不是什么高风险高回报的问题,这是零回报的case,俗话都说了,女怕嫁错郎,男怕入错行,专业怕选错方向。方向错了,再努力都没戏,对于工业开发,WSD 就是这么一个错得离谱的方向。

朋友说了,如果这真是一个错误的方向,你为什么也拿政府的grant,做这个方向的研究了?(话说回来,不拿这个钱做这个研究,我能有这个权威和自信如此斩钉截铁地判断其应用价值几近于零么?)这个问题要这么看:其一,科学研究烧钱与工业投资烧钱本质不同,后者是以纯经济回报作为存在的理由。其二,政府的grant是竞标夺来的,我不拿,别人也要拿,总之,这纳税人的钱也省不下来。如果有问题,那是立项的问题。

摘自:
《NLP 迷思之四:词汇消歧(WSD)是NLP应用的瓶颈》

相关篇什:
提上来:说说科研立项中的大跃进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blog.sciencenet.cn/blog-362400-526701.html

此条目发表在自然语言处理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